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白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巴黎游记|赛努奇博物馆

2017-09-22 17:24:2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白明
A-A+

巴黎塞努奇博物馆内中国佛像

  在巴黎去得最多次数的博物馆当然是赛努奇,因为3年前在这里办过个展。

  赛努奇博物馆坐落在著名的蒙梭公园旁,大门朝着一安静联接公园与马路的内院,离香街不远。博物馆以其创始人——银行家、记者和收藏家亨利·赛努奇(Henri Cernuschi)的名字命名。1898年,巴黎国立博物馆将赛努奇两年前捐赠的5000余件艺术珍品移至赛努奇故居,创建了赛努奇博物馆,又名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

2014 巴黎·赛努奇博物馆“白明——绘画与陶瓷”展览现场

  该馆以收藏中国古代艺术为主,计1.2万件。包括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商周的青铜器、漆器,秦汉画像石、陶器、佛像,隋唐的雕刻、彩塑,唐宋、元瓷器,明、清时期的中国画与早期留法中国艺术家的作品。

巴黎塞努奇博物馆内景 白明摄影

  赛努奇门前的院子仍是很安静,老梧桐树掉下些黄叶没有清扫,显出秋意来。一面法国国旗插在大门的正上方,都是熟悉的样子。我没有联系博物馆的朋友,取了门票径自去参观。

  博物馆的陈设有了不少变化,原来小台阶的石柱两旁摆放着中国的一对大瓶换上了日本明治时期的青花大瓶。中心台子上原来的赛努奇石雕像换成了日本铜器。右侧墙上加上了一幅赛努奇先生的油画肖像,显出了原主人的身份。

赛努奇先生的油画肖像 白明摄影

  顺半弧形楼梯上来,左右两侧土红色的墙面上原来展示我作品《虫洞》水墨和《生生不息》、《大成若缺》的地方正在展出潘玉良的作品。永久厅里的陈设大部分原样,这里陈列的中国汉、隋、唐的珍贵文物数量不是很多,但件件精彩,堪称国宝。其中汉代铸铜熊贴金,杂耍的陶俑,彩饰汉立女陶像,彩饰陶鹅、彩饰鹰罐和木制加彩孔雀都是少见的汉代精品。

潘玉良的作品 白明摄影

  杂耍的陶俑虽在其它博物馆也见过类似的,但保存如此完整的少见。神态夸张还带些幽默,空间结构对称且自由,手法写意却朴素简洁,人物倒立在容器口沿,真真活脱脱的生动传神,世俗得极致又天真得极致。陶器质地松散,遇水浸泡或遇外力极易残损,更不用说这样脆弱无比的结构。两千余年,不知是什么恒定的因素使这样一对宝物经历漂洋过海再经人人之手辗转后置于此,仍是完整如初却比初时更具丰厚阅历的让世人得于见。我们满心的敬重着,而它们仍是戏耍着它们的“人生”。

杂耍的陶俑 白明摄影

  汉代彩绘鹰形陶罐我是仅见。此件不大,却外形饱满雄浑,鹰嘴与足完全无了细节,只是意到而已,却显出了警惕与威严。让我吃惊的并非这些,而是这瓶上的装饰,圆点,曲线,全是粗而又粗,也全是概之括之,红、白、黑三色将这小小之鹰塑造成一个有身份的“头领”。

  如不是在这闻名遐迩的博物馆,如不是收藏于百年前,我还真难相信葆有如此鲜活之色的陶器是诞生于两千余年前的西汉。

汉代彩绘鹰形陶罐  白明摄影

  两件出自甘肃丝路上的西汉凤凰也是让我看得心惊。一件木雕凤凰只有20厘米长,三根尾翼是木片组合,形态美得足于让人失声。第一次见到它时是7年前,当时就觉思绪飘散被它吸了魂魄般的随之飞扬,今天再见仍是甘愿。如此美丽的凤凰,如此轻盈,似乎它那羽翼无需扇动就能一直的在空气里自由且仪态万芳的滑翔着,愉悦着。

  另一件木制品中的凤凰就要用心而观了,初看只是有镂空的木板支架,细看木板上的潇洒线条才让我们觉出神采来。白底上,细而飘逸的线条洋洋洒洒得挥过,就勾勒出了凤凰。凤凰舒展的站立,形体被拉长,似溪边饮水也似口衔瑞植。我想,是谁在遥远的汉代为着安慰逝去的同伴画出如此神采飞扬的线条却被存于20世纪的大洋另一端的博物馆里代表着他们那个强盛的东方朝代的文明供世人观赏。这线条的舞动里带出的潇洒自信无碍里充满着最最朴素的善念。

木雕凤凰 白明摄影

镂空的木板支架 白明摄影

  这几件我喜欢的文物虽不同形,却是同样单纯造型,同样是不知名的工匠,能如此通晓了现代造型的语言,且能自然的格言化诗意化,而动人的关键是他们并不知晓自己已然达到的高度,只是天真又天真的埋头做些手艺而已。

  我有时在想,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气质。这个气质不是依着皇权定性,更不是一群享受奴役的文人描绘出的词汇。而是散存于时代的空气里、细节里、人性里、生死里,最终是散存在那个时代整体民众的意识里。而这样的意识无论自觉与否又会不自觉的由民众的情感与双手传递至生活的细节,留下痕迹,并汇成共性认知,这才是叫做文化的基因,这才是时代与族性的气质吧。所以我们愿意将我们的族名和我们的情感源交于这个时代,一个叫“汉”的时代。

2014 白明老师在巴黎·赛努奇博物馆

  陈列在三楼的北魏石刻也是极让人神往的,几年前也为此写过一些文字,并拍过照片。这里收藏的唐、宋、元陶瓷也是精华,只因场地所限,只能轮换着小批量展出。汉碑、雕刻等都是裸露着展出,可满足近观的需求。

  在第二道门厅左侧曾经摆放我《秋山暖阳》作品的地方换上了越南15世纪的陶瓷作品。二楼的内厅有一相对单独的空间是展示博物馆的现代收藏,我的两件作品《苇风吟》《红颜焕金》被陈列在玻璃橱正对门厅的位置。

游客欣赏《苇风吟》

  这里还有一小插曲。我在二楼看展时被一馆里工作人员认出,小声却极热情的与我打招呼致意,待我在通道边看作品时他跑过来拿出我3年前在此个展时博物馆出的名信片,告诉我这作品还在内厅展出,让我去看。他一直在门厅边站着,待我准备离开时他才迎过来请我在这名信片上签名。

工作人员与白明老师合影

《红颜焕金》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白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