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白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一个陶艺家如何面对本土和世界——白明

2015-06-26 10:12:30 来源:调瓷网作者:
A-A+


参禅·形式与过程

  除了教学与写作,白明最重要的还是陶艺创作,整个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及21世纪初,白明通过他的作品,鲜明地将久违了的雅致、沉静和诗意的中国精神,带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艺坛上。

  在观念被无休止地追问的背景下,从某种意义上说,白明的创作,是中国本土化的现代陶艺崛起的一种有力的指向,这就是一个真正的陶艺家(而不是“票友”)之所以从事陶艺创作,是因他对土、釉和水火之间有一种直觉关系,这种关系复杂难言,有一种天然的本性,它是对20世纪80年代以来观念大于形象的所谓现代陶艺的一种反动,观念在直觉面前产生疏离,而疏离反过来又使观念显得苍白,这并非是后现代艺术的本意,因此不能再继续下去。当无数陶艺家在潮流的变化面前惊悚彷徨的时候,白明以他的从容和坚定,证明了一个最基本的艺术原理:普遍性和特殊性的辩证关系。


大成若缺局部

  撇开那些激进的民族主义不谈,我们重读民族文化经典,特别是汉魏唐宋几代文人的诗词歌赋的时候,我们深感对于传统优秀之处的无知。传统的现代化在于当代人,海德格尔推崇诗人荷尔德林,正是对于一种传统的再发现,不同的年代均存在着普遍性的真理,关键在于你的发现。

  白明无疑是这样一个发现者,他的《大成若缺》系列取意于道家,真正完整的并不是完美的,这个意思在哲学上并不新鲜,然而白明通过陶瓷这种材料演绎道家的这种精彩,却是贴切无比。


大汉考·龟板系列

  《大汉考·龟板》本身的标题耐人寻味,无疑它是一个传统的意象,但是比较《大成若缺》而言,《大汉考》的含义的不确定性,却正能激起乐观者的思考热情,这种似是而非,在许多时候正是感性的出发点。

  白明的雅致,其诗意还体现在对材料的选择上,同许多陶艺家选择粗粝来表现原始质朴不一样,他最终选择的是景德镇的瓷土。曾几何时,景德镇的困境也连带着我们对它的材料也有了怀疑和疏远,但是白明却喜欢“它那湿润、亲切的感受,尤其是那种天然的、极具包容力的宽厚、温暖、从容的白色,让人心动”。白明在《自述》中坦陈:“面对这样的黏土,你很难有霸气,剩下的只有善性和感动。”而正是这种善性和感动,决定了白明的特殊性的出发点,这就是抽象的抒情!


巴黎赛努奇博物馆“白明”专展现场

  抒情这个词久违了,在存在主义哲学家之间,我们注意到了萨特对于贾克梅蒂的作品对于时间和空间的焦虑,但是对于海德格尔,对于荷尔德林的“人,诗意地居于大地上”的赞美却熟视无睹,在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思潮中,反对抒情成为艺术哲学化的一种遁词,成为现代艺术和传统艺术的分界线。然而,人类抒情的天性,却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抒情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白明在他的温润的瓷土中,循感觉而走,在土与火中任性而为,在物我两忘的情境下,白明的抒情,有着超越个体的意义。在这里,艺术家的创作揭示了又一个最简单的的艺术原理:超越个体的我,是真正具有的特殊性的我,而这种特殊性正是艺术原创性的出发点!


2009法国瓦拉勒兹白明陶艺展览现场


2014巴黎赛努奇白明专展现场·苇风吟

  陶艺在现代中国是寂寞的,似乎不仅在中国,欧美各国的陶艺家也有类似的感受。尽管现代陶艺的语言有与现代雕塑及装置等综合艺术有愈来愈靠拢的趋势,但陶艺的材料,以及它同传统的那种不可割裂的关系,决定了它在当代艺术格局中,仍然有某种摆脱不掉的边缘特征。

  这些边缘的特征最终都指向一个问题:陶艺能否如现代艺术的主流形式那样,传达一种观念?近十年来,有许多中国陶艺家,主要是年轻的陶艺家,都曾经尝试着探索这个问题,在“八五”美术思潮以后,中国的现代陶艺一如泥土的可塑性,在西潮影响下的中国艺坛中,变得暧昧难言。


大成若缺

  这不仅是针对传统陶艺而言,架上雕塑等空间艺术,也处在这种不确定的情境中,于是,中国现代陶艺有了自己的那样一种的初始的形象,有许多等待已久的艺评家长吁口气:中国终于有自己的现代陶艺了。

  但是这种情形没有持续太久。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随着一些有真知灼见的学院艺术家进入现代陶艺领域,原先鱼龙混杂的“准中国现代陶艺”很容易因此而受到诘难,那些由西方现代艺术摇身变来,或是从民间民族传统中断章取义的所谓现代陶艺作品,究竟是要表达什么东西?观念还是一种感觉?抑或两者都不是?陶艺与人的、特别是与陶艺家的关系究竟如何?这样一些问题被提了出来。


山水与时间

  在潮流中孤独的陶艺家意识到这种觉醒的重要性,他们在多年同土打交道的经历中,回过头来意识到自己的真正需要,这种需要既不是观念,也不是形式,而是一种在土、火、釉之间的那样一种“感觉”,这种近乎手艺人的情结,是现代艺术所没有的“忠诚”——一种真诚,这种情结对他们来说,是与陶艺之间的宿命的契约,它使陶艺家回复到艺术的本原状态,因而具有别样的魅力。从现代艺术史的角度看,正是陶艺的这种特性,使它在观念至上的当代艺术主流中独树一帜。


2014巴黎赛努奇白明专展现场参禅·形式与过程

  从这层意义上说,这些学院艺术家的出现,中国才有了自己真正自觉意义上的现代陶艺。白明是这些人中的主要人物。在中国著名高等学府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任教的白明虽然生于1965年,但算得上是一个老资格的艺术家,他习陶出身,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却以绘画见长。他的抽象油画屡获好评并获得过一些重要展览的奖项,一些并不保守的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十分欣赏白明的油画作品。白明又十分努力于中外陶艺的历史研究。

  作为一个科班出身的陶艺家,它的陶艺史论素养对于他的创作来说似乎已经够了,但是白明却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一口气出版了8卷有关外国和中国古代、现代陶瓷艺术图书,其中《世界现代陶艺概览》(江西美术出版社,1999年)在中国首次较为全面地勾勒了世界各国现代陶艺的面貌,这对于面临转折的中国现代陶艺,无疑是及时和重要的。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白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